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暗影崛起十六章:赞达拉紧急会议 泽坎力劝塔兰吉

暗影崛起十六章:赞达拉紧急会议 泽坎力劝塔兰吉

魔兽世界 NGA : 古伊尔·毁灭之锤 2021-01-04 17:23:33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古伊尔·毁灭之锤;原文地址:【点我查看】转载请注明出处!

  泽坎双脚换来换去地轻跳着,等待他说话的时机。赞枢利议会已将他列入日程,一次紧急会议在黎明时分召开,目的是解决寡妇之吻日益严重的威胁。

  他先前从未在一群重要的陌生人面前发言,压力从四面八方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觉得,答案很清楚。塔兰吉需要部落的帮助,部落也想给予帮助,她只需要相信赞达拉的安危比起她的个人恩怨更重要。

  然而,当她在议会高高的金色座椅前踱步时,左右她看法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她的声音清晰而果断,议会几乎对每句话都点头赞同。

  “寡妇之吻想要我们相信他们无处不在,”塔兰吉说道。“但这并不对。他们犯了个错误。现在我们知道了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想削弱邦桑迪,因为他们认为这将会削弱我。”

  头戴闪光头饰,身穿羽毛裙的仆从在议会成员背后卖力地做着笔记,在板子上疯狂地涂写着。而塔兰吉继续向沉默而着迷的听众发表着她的演讲。

  “他们会继续以邦桑迪力量之地为目标。他的祭坛是毫无疑问的,而更重要的是冥宫。它绝不能陷落,但知道叛军会袭击哪里,意味着我们现在可以阻止这一切。”她安静下来,昂首面对着议会成员。“我们保护祭坛,保护冥宫,寡妇之吻将被迫陷入到公开的冲突中。”

  被感动了的泽坎开始鼓掌,但意识到只有他一个人在这么做。不仅如此,他并不是来支持她的计划的,真的不是;他需要她和部落结盟,这才是萨尔当初派泽坎来的主要原因。他清了清喉咙,然后溜进了大议事厅柱子后的阴影里。

  暗矛部族的酋长在黎明前几个小时抵达,从泽坎的消息中读到的信息令他震惊。一场凶猛的风暴开始在海岸肆虐,海路已经无法通行,空中是唯一的可行路线。即使如此也很危险。加兹鲁维的一架飞行器让他安全地降落在港口,但就在那一刻,飞行器被云层中积聚的雷电破坏,在洛坎踏上干燥的陆地时就坠毁在海中。泽坎因他的到来感到如释重负,对自己得到部落议会成员和女王密友的支持激动不已。

  身着血红战袍和皮质护甲的酋长洛坎站了起来,与身着蓝紫金三色服饰的议会成员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同意你的看法,塔兰吉女王,”他说道。“但我们最好现在就派出巡逻队。城里的状况并不好,陛下。这些攻击会让你看起来无能且软弱。”

  值得赞扬的是,塔兰吉并没有退缩。

  战争德鲁伊罗缇站起身咕哝着表示同意,饰着珐琅的护甲在悬挂在议会上方的火盆照耀下闪闪发光。“叛军的威胁在今天结束。”

  “那就集结一支部队吧,”蓝发金牙的纳塔哈卡塔咆哮道。“冥宫很大,有很多可以让小蜘蛛们躲藏的地道;这需要大量的资源来保证它的安全。”

  是时候介入了。泽坎原定在佐拉尼之后才发言,但他知道这是在他们的热情和确定性强大得无法压过前,他唯一一个进行干预的机会。他不仅有责任代表部落的利益,坟墓洛阿也亲自要求他改变塔兰吉的想法。

  现在没有任何压力。先祖保护我。

  “请-请问我能?”

  泽坎发誓在突兀而令人惊惧的寂静中,听到了六英里外一只鹦鹉扇动翅膀的声音。他蹑手蹑脚地绕过遮挡着他的柱子,站在塔兰吉的影子里,她交叉着双臂期待着。

  “啊,泽坎。上前来,孩子。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洛坎用手势示意他上前。“让我们来听听部落大使的话。”

  “我们真的有时间这么做吗?”纳塔哈卡塔喃喃道。

  “我会简短地说。”泽坎急忙来到大厅的中央。这令他想起格罗玛什堡垒的宏伟。那里曾作出过多少伟大的决定?决定了多少次行动?宣告了多少次战争?他只是个来自回音群岛海岸的丛林男孩……

  瓦罗克·萨鲁法尔教他用不同的眼光看待战争,将它视为可以避免的恐怖。泽坎握紧拳头,将这种想法像护身符一样握在手中。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或许能拯救许多赞达拉战士的生命,再往后,如果塔兰吉将她的力量和他们联合,还能拯救部落成员的生命。

  “说吧,小子,”纳塔哈卡塔不耐烦地要求道。

  “不要派你的士兵去冥宫,”泽坎脱口而出。糟糕的开场白。他畏缩了一下,又试了一次,这次放慢了语速。“女王是对的。邦桑迪必须得到保护,赞达拉的人民也是。但你无法独自一人做到。”

  “这是赞达拉的事情。”塔兰吉大步走向他,差点就撞在他的獠牙上。“我不是不讲理的人,我可以屈服。部落可以派军队来,只要他们同意将这些军队借给我对抗普罗德摩尔。”

  “不,不,不,他们永远也不会同意这个的!”泽坎反驳道。“那然后呢?你的人民现在认为你很弱,当你不能在一群叛军的手中保护你自己的祭坛和神殿时,他们会怎么想?”

  议会成员低声讨论了一会,随后把关注点转回他身上。

  泽坎继续说了下去,抓住了这个机会。“你有一个机会为这个故事划上句号。迄今为止你的人民只看到了失败,你能忍受再一次让他们看到这样子吗?为什么要冒这个险?部落愿意和你并肩作战。在他们的力量和帮助下,我们可以现在就划上句号,胜利的句号。”

  塔兰吉看起来准备要掐死他,但她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她的胸膛起伏得越来越快。“这是在宣传!”

  “这孩子说得有道理。”洛坎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我唯一看到的宣传是寡妇之吻对我们的恶意中伤,女王陛下。形势正在转变,如果没有决定性的胜利,叛军可能会举全城之力来对抗你。”

  “如果女王的统治真的遭到了威胁,”始祖龟拉什克说道,他的脑袋从壳里探了出来,“那么邀请部落的军队回到这里可能会是个错误。我无意冒犯你,洛坎,但如果你们的将军看到了入侵的机会呢?”

  “拉什克的话很有智慧。”塔兰吉点头重申,“城市里已经有类似的流言了,如果部落确实要来,那么我们必须得到一定的承诺作为回报。为我们的城市讨回公道,为联盟的围攻复仇。”

  “这些流言……”酋长洛坎站起身,从议会成员坐着的高台走了下来。他先是看了看塔兰吉,然后是泽坎,低沉的声音里充满了疲惫。“我对这些叛军心存疑虑。他们太迅速,太聪明了。或许是有个洛阿,或者说其他什么东西在帮助他们。”

  泽坎眨了眨眼。“比如什么?”

  “我还不知道,孩子。但我会去查清楚的。”洛坎从两人之间挤了过去,将他们分开,迈着缓慢而慎重的步伐离开了议事厅。他腰带上的红色匕首闪现着狡诈的魔法。“在我们了解更多情况之前,你不会得到我的任何支持,塔兰吉女王。大使说的对——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在他之后离开的是塔兰吉,然后是其他人,因为没有正式宣布休会,议会成员之间爆发了争论。每个人每件事都陷入到骚动当中。泽坎无言地瞪着眼睛,眼神在离开的议会成员间游移,试图在这场他并不受欢迎的讨论中插上话。还没等他想出能让他们都留在那里的方法前,大厅已经空了,即使是记事员都跑得无影无踪了。

  泽坎挠着头,试图将刚刚发生的一切拼起来。他已经说服了其中一些成员,至少是一点点,但塔兰吉仍然遥不可及。他还觉得,她越发地同情部落。要怎么做?要怎么才能让她明白她并不需要孤军奋战?

  “感谢倾听!”泽坎对着早就离开的议会喊道。“我觉得是这样。”

  “噢,他们听到你说的了,孩子。他们听到了。你做得很好。”

  这声音如同钳子般缠绕着他,在他再次呼吸前将所有的快乐和轻松都从身上拧走了。邦桑迪。洛阿前来拜访他了,他那令人不安、戴着面具的形象不知为何变得更加虚弱,仿佛他变得瘦骨嶙峋,如同一口即将干涸的井。

  “我做得不好。”泽坎垂头丧气地走到平台边缘坐下,上方便是镶嵌着闪闪发光的金子和珠宝的议会座椅。“塔兰吉不信任我,她不信任部落,我们快要没时间了。”

  邦桑迪飘下来,坐在他的右边,他的骨头和护甲在下落时嘎嘎作响。他的存在为所有东西笼上了一层阴影;即使是外面的太阳都失去了一部分热力和光芒。然而,他的形象依然令人担忧的单薄,如同一条几乎磨破的亚麻布裤。“你在这方面还是个新手,别对自己太过严苛,孩子。一些议会成员会听你说的,这可不是件小事。他们在你身上看到了一些强大的东西,他们看到了我所看到的。”

  闻言,泽坎直起身子。一个洛阿,一个神灵,认为他做得很好?认为他很强大?这看起来并不真实。但并非如此,他听到了这些话,他感觉这些话让他低落的情绪为之一振。他做了什么,才使自己到达了那个有着诸多强大存在的地方??或许邦桑迪是对的,或许他真的很强大。

  先祖们,你们从未让我失望过。

  “那他们看到了什么?”泽坎咯咯地笑起来。“除了失败。”

  “他们希望有人站在他们那一边。”

  泽坎跳起身,拉直了搭在肩上的部落服饰。“你是对的。议会确实听到了,如果他们能听我说的话,那么女王也能的。我不能够放弃。”

  他感觉洛阿正和他一起大步走向敞开的拱门,拱门外绿色的丛林如同地毯一般覆盖着赞达拉。火焰已经熄灭,但升起的烟柱仍在传达着可怕的警告。洛阿与他同行。泽坎再次握紧拳头,坚持到那一刻,坚持对神灵的信仰和信任。

  “别放弃,孩子。”邦桑迪有趣的笑声充满了大厅,其中却有一丝悲伤。这只是坚定了泽坎的决心。洛阿需要保护,而泽坎会让它达成。

  “别放弃。”在邦桑迪逐渐消失,黎明时分耀眼的光芒中只剩下他那双燃烧蓝色火焰的眼睛时,洛阿的话语传到了他的耳中。“就是那种精神。”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