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小说《暗影崛起》第二十章:阿帕里偶遇吉安娜

魔兽小说《暗影崛起》第二十章:阿帕里偶遇吉安娜

魔兽世界 NGA : 古伊尔·毁灭之锤 2021-03-15 16:53:01

  阿帕里感受到风暴在她体内翻腾。她将之如同孩子般抱着,充满怜爱地对待它。它在踢打,在肆虐,抽走了她的生命力,但依然强大。她也是如此。

  她无法再像平常那样生孩子了,因为那根柱子压坏了她的下半身,将腿上的骨头砸得粉碎,不过没关系。阿帕里从没想过要孩子,也从没理解过这种吸引力,在这一点上和她童年的伙伴有着共同点。新妈妈们经常带着她们的婴儿坐在巨擘封印花园的水中,据说这些水池是由莱赞的泪水汇聚而成,能保佑人们健康长寿。

  “她们就坐在那里哭哭啼啼,大惊小怪,”塔兰吉曾经说道,那时候她只有八岁。“但我的父亲说延续血脉是女王的职责。”她曾吐着舌头,做出一个厌恶的表情。

  巨魔女孩们蹲在一个比她们都要高和宽的花瓶后面,偷偷看着那些对着自己的孩子轻声细语的母亲们。

  “当你成为女王时,”阿帕里带着孩子般的自信和智慧郑重地对她说,“你就能掌控一切。”

  “而你会在我身边。”塔兰吉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没人会告诉我们要做什么。”

  阿帕里相信了她。她一直都相信塔兰吉。在拉斯塔哈的顾问背叛他,塔兰吉请求保持忠诚时,她相信了她。当她说部落可以信任时,她相信了她。她对她的信任超越了自己的母亲亚兹玛,亚兹玛吞噬了她的洛阿意图杀死王族的首领。阿帕里一次又一次地逼问自己的母亲,害怕如果亚兹玛对抗自己的王,失败了将会有怎样的结果。在这个年轻巨魔的眼里,塔兰吉充满了善良和光明,像她那样的人怎么会有一个邪恶的父亲呢?亚兹玛怎么能为这种轻率的行动辩解呢?

  “洛阿是工具,阿帕里,是用来操纵的。他们并不关心我们的生命,”亚兹玛极其严肃地对她说。“就像拉斯塔哈并不关心他的臣民一样。”

  “但沙德拉从来没伤害过我们!”阿帕里坚持道。“难道我们不能信任她吗?你这些年来都是她的祭司——”

  “我们相信毒药,我的女儿。我们相信情报和狡诈。沙德拉或许拥有这些东西,但她是个洛阿。当有机会的时候,沙德拉总是会选择对她来说最适合的。而我也是如此。相信你自己,阿帕里。没有信徒的神灵什么也不是——我们不必屈服于他们,就像我们不会屈服于奴役我们以满足洛阿想法的王。”

  第二天,亚兹玛助力发动了一场政变,几乎颠覆了拉斯塔哈大王的统治。她使出浑身解数,不受任何神灵和王的束缚,并死在战斗当中。如果当时阿帕里听了她的话,如果她能看清塔兰吉和她父亲的真面目,如果她去和母亲站在一起……事情会不会就有不同的结局?她说不准,但至少可以死在母亲的身边。

  那份遗憾如同她腿上的伤口,剧烈地溃烂化脓。

  阿帕里坐在泽布阿里的峭壁上,塔约站在她身旁。下方的村庄维持着往日的状态,平静地远离了城市的混乱。村民还没有意识到,寡妇之吻的追随者就藏在他们周围的山丘和树上。

  “他们……他们消失了。”

  “怎么可能?”阿帕里质问道,从塔约手中拍掉了望远镜。它像一块石头一样掉了下来,在下方的岩石上摔得粉碎。“怎么可能!?”

  发现远处的废弃船只是个意外的事情。阿帕里每天都会命令追随者对地平线进行搜索,确保没有船只从他们的风暴之网中溜走。一个偶然的机会,塔约看到了在安全水域漂浮着的沉船残骸,它就在暴风边缘之外。而在那里,她看到了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一开始,阿帕里并不相信她。吉安娜·普罗德摩尔?那个突袭了巨擘封印,杀死了拉斯塔哈,让王宫化为废墟的人类?让她的生命和身体埋在废墟里的家伙?但阿帕里用她自己大睁的眼睛从望远镜里看到了确凿的证据。在塔约的指引下,阿帕里将望远镜给回她,召来并号令着风暴。祭品的灵魂,那个死去的贵族在她的体内获得了新生,一个从邦桑迪那里抢来的灵魂,它那不自然的存在为她的魔法供能。

  “指引我!”阿帕里对着塔约喊道。“带我到她那里去。让这场风暴成为她的终结,大海成为她的坟墓!我号令苍穹,它们屈服于我的意志!”

  多么适合她的终结啊,被一个她从未知晓和见过,但被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毁了一生的巨魔伏击和战胜。

  你不认识我,人类,她想道,准备好饱尝复仇的滋味。但我认识你。以先祖之名,我认识你。

  突然间,阿帕里陷入到回忆当中,回到了祖达萨,变回了当时那个更年轻、天真的小女孩。。刻有库尔提拉斯锚徽的联盟大炮依次开火,炮声震耳欲聋,她的牙齿在脑袋里咯咯作响。响亮的炮声掩盖了她身边石头碎裂的声音,直至一根宫殿立柱倒塌压在她身上。“洛阿……!”她喘不过气来,肺里所有的空气都被强行挤了出去。“帮帮我……!求求你,洛阿!”谁知道她孤身一人被困在那里躺了多久?但她记得哀求之后的沉默,没有神灵或者朋友前来帮助她。

  “阿帕里。”塔约站了起来,像个准备挨骂的孩子一样试探性地靠近她。“还有更多的祭坛。我们跟苍白骑士说好它们在日落时会被全部烧毁。总有一天,你还有机会去杀死那个普罗德摩尔女人。”

  “不,塔约,我没机会了。”达兹懒洋洋地从海岸边上飞起,狼吞虎咽地吃着他在下面发现的某个倒霉的生物。恐虱落在阿帕里的肩上,她打了个寒颤。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腿上的感染在消耗她越来越多的精力。只有她的怨恨和从祭品上抽取的力量使她没有当场倒下。“我活不了多久了,只够时间看到叛徒女王被打倒。”

  “那个狐人,我知道她仍然愿意帮你锯掉腿来保命。”

  阿帕里盯着她,压住了冲塔约发火并甩她一巴掌的冲动。“不,我们不会再提这件事。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从这悬崖上扔下去。”

  一丝愤怒或是怨恨从巨魔的脸上划过,她的左鼻孔抽动着,但塔约一言不发。她只是低下了头然后消失在了树林间,剩余的寡妇之吻成员在那里等待着,注视着。

  不管塔约有多令她恼火,阿帕里还是打算完成苍白骑士交给他们的任务。邦桑迪祭坛的大火引来了一些围观者和试图扑灭火焰的信徒。在他们周围逗留太危险了,但现在是时候去寻找最后三个祭坛并削弱洛阿,在致命一击前再多捅几刀。错失淹死普罗德摩尔的机会,她不得不吞下这苦涩的失望感。又一个令人惋惜的伤心事;她很清楚这种刺痛的感觉。

  她的手覆盖在脖子上挂着的徽章上,那个纳萨诺斯·凋零者作为祭品而献上的古老褪色的金饰品。它嗡鸣着,散发出一阵奇怪而冰冷的力量。

  “寡妇之吻!听我说!”阿帕里转身面朝丛林,感觉隐藏在那里的眼睛看到了她,那些秘密的听众。“夜幕降临——我们最迅捷的信使抵达城市,唤醒了我们的间谍。我们最凶猛的战士和我前往北方的祭坛。不要休息,不要犹豫——今晚我们让邦桑迪明白痛苦的滋味。它比鱼更美味,比酒更醇厚。让他的痛苦滋养你们!”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