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魔兽小说《希尔瓦娜斯》第二十四章——两个预言

魔兽小说《希尔瓦娜斯》第二十四章——两个预言

魔兽世界 NGA : newflex 2022-08-24 16:55:28

  本章所处时间:军团再临—前夕

  安度因在故事中第一次出场。他会有什么亮眼的表现?由于视角的不同,人们对于破碎海滩之战也有不同的看法。希尔瓦娜斯如何解释背叛盟友的行为?典狱长的预言接连实现,这又会如何影响她?

  希尔瓦娜斯站在格罗玛什要塞里,打量着这个白发人类法师。他的名字叫卡德加,到达时他的形态是一只很大的渡鸦。

  她听说过这个名字。多年以前,他穿过黑暗之门,来到了兽人的家园世界。与他同行的还有一支小队,包括圣骑士图拉扬……和奥蕾莉亚·风行者。卡德加回来了,但他没有带回奥蕾莉亚,甚至连她的消息都没有带回来。

  这对希尔瓦娜斯来说正合适。就让奥蕾莉亚和她选择的圣骑士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吧。这个臭名昭著的传送门有时仍是一个问题,但大多数时候,希尔瓦娜斯几乎已经忘掉了它,也忘掉了这个可以变成渡鸦形态的巫师。

  大酋长沃金召唤了她、洛瑟玛、加斯特·加里维克斯、萨尔,还有在他父亲死后已经成为大族长的贝恩,去处理一件“十万火急、生死攸关”的大事。看起来,这个巨魔并没有夸张。

  “我带回的消息,恐怕这个世界上没人想听到。”卡德加一边说着,一边用他目光如炬的蓝眼睛依次扫过他们。“燃烧军团回来了。”

  突然爆发的恐惧与愤怒布满了整个要塞。这个恶魔军团是一种罕见的对生者死者都是祸害的东西,甚至对世界本身也是祸害。巫妖王或许会让无脑怪物在艾泽拉斯横行,但燃烧军团如果成为胜利者的话,将会吞噬艾泽拉斯。

  希尔瓦娜斯当然也被吓坏了——但她的反应最主要的还是震惊。

  起先是震惊……但随后就是又惊又喜,以及一种满足感。

  燃烧的黑暗将卷土重来。

  这是典狱长的第一个预言。燃烧军团不是燃烧的黑暗,又是什么呢?

  自从她告诉典狱长,她会看到——而且的确看到了存在的几乎每一个方面都充斥着不公正以后,她一直在冷眼观察着。而现在……这就是证据。他的话被完美证实,一字不差。

  沃金挥手让所有人安静下来。“就在你们觉得能喘口气的时候,麻烦却又一次找上门来了。”

  “我认为我们面临的危险毋庸赘言。”卡德加说,“我已经把这个消息传达给了瓦里安·乌瑞恩国王,还有其他的联盟领导人。他们一致同意在战争议会中会见部落的代表。”

  “我很乐意献出自己的无忧宫,作为会议地点!”加里维克斯说,“我会敞开怀抱欢迎每一个人!我甚至会为每位客人免费提供饮料,两种!会上还会有一队迪斯科……”

  “加里维克斯,”贝恩平常低沉而平静的声音有些尖利,“别把你的舌头甩出来。”

  让希尔瓦娜斯惊奇的是,这个地精确实这么做了,尽管他有些阴沉地看了贝恩一眼。

  卡德加继续说道:“贸易大王加里维克斯的,嗯……无忧宫不是个适合的地点。但在一件事上,他说对了。”卡德加说,“每个人都必须感觉自己受到欢迎,所以要在中立的疆域召开会议。我提议将达拉然设为会议地点。”

  “达拉然?”加里维克斯嗤笑着,转头向沃金上诉。“大酋长!在那座浮空城里,价码可是个天文数字!”

  “不久之前,我们的法师还在达拉然遭到了谋杀。”洛瑟玛说,“对血精灵来说,那地方可没那么中立。”

  “我理解你们的怀疑,”卡德加近乎和颜悦色地说,“但在艾泽拉斯,几乎找不出一个与暴力的历史完全绝缘的地方。整个世界所有领袖的聚会也势必会受到军团探子的注意。达拉然没有防卫方面的短板,可能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不能强迫每个人都参会,但我可以这么说:正如我们之前所看到的那样,如果没有协作……和信任,就不可能击败燃烧军团。”

  沃金看着卡德加,斟酌着他的语言:“你说出了真相,洛瑟玛也一样。军团可不会区分联盟部落。如果我们要独自打败他们……我们也无法独自承担。所以我们会相信你,卡德加。部落将前往参会。”

  沃金从不食言。两天后,联盟和部落的领袖齐聚浮空城达拉然。希尔瓦娜斯和其他领袖一样,都是独自前往。当然,她可以随时召唤瓦格里,以备不时之需。纳萨诺斯留在幽暗城,警惕着联盟趁被遗忘者不备对他们发动攻击。她会相信卡德加,但只是某种意义上的相信。

  血精灵已故的王子在这里——艾泽拉斯最有名的法师闪闪发光的紫罗兰之家度过了他的大半个青年时代。希尔瓦娜斯很容易就能理解这个地方为什么如此吸引凯尔萨斯。它富丽堂皇、极尽奢华,当她把他和这个地方联系在一起时,总会产生一种“精英”之感。她不太喜欢这个地方。

  她走出传送门,来到了主城区。一位年轻的血精灵法师向她鞠了一躬,指向了通往城堡上部的宽阔石阶。当她拾级而上时,也听到了断断续续的谈话声。显然,其他人已经到了。这很好。她不喜欢被迫等待。

  高高的木门两边站着两名守卫。随着她的走近,每人各打开了一扇门。里面是一个大房间,像洞穴一般空旷。墙壁的颜色似乎代表着天空,底部颜色稍浅,向上逐渐加深为黑色。然而,墙上的星星不是画上去的。它们微小而立体,竞相闪烁着排列成一个个星座。月亮和太阳在聚在一起的外交官们上方悬浮着。希尔瓦娜斯意识到,身旁除了自己的世界之外别无他物:艾泽拉斯就在那里缓缓地旋转着,她的两颗月亮陪伴着她。

  墙上挂着的不是艺术品,而是地图——尽管它们本身也可以称得上是艺术品了。希尔瓦娜斯只在进门的时候对这些进行了短暂的一瞥,然后就将目光转向了房间里的与会者。萨尔、贝恩、沃金,这些人当然有。加里维克斯在某个别的地方……肯定在惹恼某人。她注意到了洛瑟玛的白发,但并没有试图去迎接他的目光。

  反之,她发现自己正盯着吉恩·格雷迈恩。

  希尔瓦娜斯极少看到吉恩的人类形态。自从带着暗影界依然令她记忆犹新的景象从噬渊逃出后,她看到的总是他的狼人形态,在与她战斗、被她玩弄,使她兴奋。每一位国王在自己国家的历史上都或多或少地具有积极的意义,但吉恩……他是一个异类。这位粗暴的领袖让他的人民与世隔绝,想要在孤立中守护他们的安全。但最终却毁掉了他试图保护的王国,也成为了他儿子的好父亲,却不是好国王。此时,他正在和暗夜精灵的领袖玛法里奥·怒风和泰兰德·语风交谈。但他显然感觉到了她——或者说是嗅到了她,随后抬起了头。

  啊,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这当然不是说他可以杀死她。现在不能,以后也不能。她保持着眼神的接触,意识到野兽经常把它视作威胁的信号。不是这样的——至少在这里不是。希尔瓦娜斯想让他知道的是,她并没有把他视作一个威胁。

  “吉恩。”一个声音传来。她的眼神自然地移到了另一个人——另一位国王:瓦里安·乌瑞恩身上。他曾直接或间接地下令一经发现就处死她的使节,在普特雷斯和瓦里玛萨斯背叛之后,他来到了她自己的城市,目的是取下她的头。

  乌瑞恩曾当过一段时间的角斗士,而现在仍是一位可怕的战士。他的黑发上顶着一个发髻,没有一丝灰白的迹象。一道很久以前战斗留下的伤痕横穿过他的脸。她的密探告诉她,随着年岁的推移,瓦里安变得更加专注,保守和暴力也少了一些。他抿紧了嘴唇,但还是点了点头。这足以避免冒犯,不过也仅此而已。

  他的小崽子——王子安度因·莱恩·乌瑞恩正站在国王旁边。

  她已经忘了孩童的成长速度有多么的快。自从希尔瓦娜斯最后一次在潘达里亚见到安度因以来,他就像野草一样蹿了起来。他的头发变长了,扎在后面的马尾辫是他父亲的翻版。他们从未说过话,但希尔瓦娜斯曾在潘达利亚见过他,也听过他在加尔鲁什的审判上的证言。那时他看起来还像个孩子,但现在几乎和父亲一样高了——尽管他很瘦。

  瓦里安的幼崽注意到了她,转头迎上了她的目光。

  他平静而毫不偏移地注视着她,然后微微点头。他的目光中没有恐惧,也没有厌恶。她眯起眼睛,迅速到几乎无法察觉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事情上。

  “你们都同意息兵止战,在这里会面,对此我很感激。”卡德加说,“这无关于土地,无关于资源,或是陈旧的仇恨。这事关我们——以及我们的世界本身能否存续。请坐,我会把我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们。”

  没有人坐下。这让希尔瓦娜斯觉得有些好笑。她了解这种本能。只有站着,一个人才能更快地对突发情况做出反应。坐下就意味着变得脆弱。就算卡德加说得天花乱坠,也没人愿意放下防备。然后……传来了一阵椅子被拉回的刮擦声。

  希尔瓦娜斯转头看到,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年轻的安度因。作为一名贵族,优雅对他而言只是随手为之。他瘦弱的身体没有任何不适或是怀疑的迹象。

  大狮子怒视着周围,而小狮子却像在家一样自然。她这样想道。她想知道他是否明白这份自信对其他人的意义。也许吧。她怀疑他并未意识到,尽管有种种承诺的保证,议会里还是可能会发生暴力事件。他几乎一定是被灌输过这类东西的。她想起了试图把这些灌进她的脑子里的父亲。安度因看起来是个比曾经的她更好的学生。

  希尔瓦娜斯不愿再去想她的父亲。所以,在其他人不出所料的惊讶目光中,她自顾自地坐了下来,对着其他人扬起眉毛。

  “怎么?”她说,“我们要不要继续站着摆姿势,直到军团礼貌地询问我们是否可以把我们摧毁?”

  瓦里安紧闭住嘴唇,仿佛是咽回了一句反驳的话。然后,他拖出一把椅子,一屁股坐在上面。希尔瓦娜斯又看向他的儿子,后者正微微向她一笑。纳萨诺斯曾告诉希尔瓦娜斯,在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审判尘埃落定之前,他已经逃到了另一个时空。那个时空是兽人的家园德拉诺在兽人喝下大恶魔玛诺洛斯之血前的另一个版本。希尔瓦娜斯派出了很多支军队抵达这另一个德拉诺来处理这场危机,由黑暗游侠维罗纳拉率领。加尔鲁什在与萨尔的玛克戈拉中迎来了自己的终结。时候到了,希尔瓦娜斯想。但麻烦似乎还没有结束。不知怎的,加尔鲁什就算死了也能在坟墓之外制造麻烦,因为在他们被玷污的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古尔丹从这个另一个版本的德拉诺来到了原始版本的艾泽拉斯,并为他的朋友们开辟了道路——他们都有蹄有角,身上沾满了邪能的恶臭。

  虽然他们似乎达成了普遍的信任,但令人惊讶的是,每个人对于计划如何进行都有自己的看法。从动员到迁移达拉然;从分配资源到查明恶魔长期盘踞的据点;再到叫阵和随后的出拳……

  这次,吉恩就出了一条毒计:“我们为什么不把被遗忘者派到已知最危险的地方去呢?毕竟他们已经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我们就把你的狼人派到羊群之后吧,毕竟他们已经是狼了!”她还想再接一句:我去取利亚姆的尸体,让他一起去!这时,不知怎的,一个年轻的男高音从众多杂音中脱颖而出。——如果只是因为它出人意料的话。

  “停下!”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吃惊地看着王子安度因。

  他的蓝眼睛炯炯有神,金色的眉毛在皱眉中连成了一条线。“你们所有人!不要受人引诱,说出一大串轻率的话!这里谁没有受过委屈?”

  他转身去和一个女矮人说话,她红棕色的头发被梳成整整齐齐的两卷,分布在头的两侧。“茉艾拉,你还记得你想控制铁炉堡的时候吗?还有你,父亲,你还记得你想为此杀了她的时候吗?”

  希尔瓦娜斯瞟了一眼皱眉但没有抗议的瓦里安,然后把目光又重新投向安度因。这个男孩强烈的目光落在希尔瓦娜斯身上,而令她惊讶的是,在他短暂的、同情的注视中,他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充满了悲伤。然后,他继续对瓦里安说道:

  “被遗忘者曾是联盟的一员,是暴风城中许多人的亲人和朋友。但是,当他们苦苦求索,只为了活下去时,你拒绝了他们。这是个严重的错误。”

  早在刚成年时,希尔瓦娜斯就学会了控制情绪。但现在,她差点没能掩饰住她的震惊。她从人类身上看到的一切——甚至高等精灵也是如此,无不透出轻蔑与嫌恶,还有把他们这种“不自然的”族群从世界上抹去的渴望。但这里却有一个孩子,正训斥着比他大得多的长辈。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孩子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单单是因为他的冷静——每个人都可以冷静——更是因为他的这种洞察力和不护短的态度:他愿意承认联盟——甚至自己的父亲可以和部落一样糟。

  安度因还在说着,年轻的脸上充满了真挚和热诚。他的头发像新铸的钱币一样金黄,他的语气中包容着确凿无疑的温暖,这让她想起了……

  理解力像重锤敲击一样被钉入她的心灵。

  那是我的月亮女士!

  而那是我的小太阳领主!

  她之前怎能忽略这一点?在潘达利亚,她已经见过这位王子很多次,但都只是远远地看着。而现在,她和他不可否认地产生了联系。

  外表上的相似并非重点,却也并非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他的声音,他与生俱来的温和。他拥有着她所见过的几乎所有人都缺乏的善良。

  每当有关里拉斯的想法探出头来的时候,希尔瓦娜斯总会把它按下。有时并不情愿,有时则充斥着愤怒,但她总能坚定不移地排除这个想法。但现在不行。她无法将思想从他身上移开,尤其是她渴望在永歌森林遇到的他的灵魂却在一次战争议会的中途以实体的形态出现的时候。

  这竟是一次战争议会。不管怎么想,这个男孩都一点也不像他的父亲。

  就像里拉斯不像我们的母亲一样……

  安度因正说着他的结束语。希尔瓦娜斯强迫自己变得面无表情,专注于房间里的动静。“如果燃烧军团发现我们吵得不可开交,而不是充分利用在场所有人的明智、技巧、经验,还有知识的话,我们将成为他们最唾手可得的猎物。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我们总能打败军团。总能。无数的世界都陨落了,但我们胜利了。我们必须行动,而且每个人都必须真诚可靠。否则,这个世界上将再无人可与之争辩。”

  他并非特别有远见,他对合作的恳求也并不能给人启示。但他能够致力于将自己的观察力和知识用在有说服力的场合。瓦里安·乌瑞恩首先是个战士,而他的儿子却是个出色的外交官。

  就像父亲那样……

  “你的小狮子说得对,瓦里安。”在希尔瓦娜斯意识到之前,这些话已经出口了。“的确有大量的武器能够用来对付军团。让我们磨练它们吧。”

  从眼角的余光中,她看到那个青年正在向她微笑。

  第二节 ...

  希尔瓦娜斯已经蜗居在幽暗城太久了。能够重新开始行动让人心情舒畅。她已经太久没有品尝过战略、杀戮、血腥、死亡和胜利的滋味——尽管这些东西的美味必须用生命来交换。

  从一开始飞艇坠毁时她救他脱离险境以后,她就一直与联盟的国王共同行动。她带领的战士们经验丰富、久经沙场。他们从不畏惧,即使是在巨大生物的咆哮和攻击之下也一样。当然也有伤亡。战争总有伤亡。尽管面对邪能生物一波又一波的侵袭,部落和联盟的联军仍在向前推进。战局终于开始好转了。

  瓦里安带头冲向了古尔丹。无论在任何宇宙,古尔丹的双手似乎都沾满了鲜血,这让她自己的双手都显得纯洁起来。把他的人民交给了恶魔的古尔丹似乎总能逃脱,无论是前往了另一条时间线,还是只是太滑溜了,无法被抓住。

  希尔瓦娜斯让部落转移到山脊之上。恶魔还会从空中源源不断地涌来,而她的战士和弓箭手能确保这些联盟的敌人在碰到瓦里安一根头发之前就已经死亡。

  她曾真诚地祝他好运。尽管他们有很多不同,但他们是最顶级的团队,他也赢得了她的尊敬——这是一项不易的壮举。希尔瓦娜斯希望他活下去,震撼他的王子——他正在后方的暴风城给他的父亲暖座。

  协作的作用正在体现。在下面,联盟的部队正在大肆屠杀,他们的耐力甚至可以比肩亡者。随着恐惧魔王、邪能掠夺者和深渊领主被赶回他们梦魇般的家园,希尔瓦娜斯也热情高涨起来。瓦里安呼叫了空中的武装,它们正稳步飞向战场。前路已然明了,古尔丹的末日——以及军团的末日将随之而来。

  但随后,战局发生了逆转。

  山脊上的部落背后突然出现了传送门,恶魔生物的洪流倾泻而出。萨尔倒下了,贝恩忙于救助他,沃金也受了重伤。

  “别让部落就此灭亡!”大酋长用尽全力对她说道。

  选择的时候到了。事实上,她根本毫无选择。如果他们选择留下,掩护联盟在下方的进攻,他们全都会死。如果他们撤退了,联盟将会灭亡,但至少,部落还可以活下去,还可以来日再战。

  我们会占据山脊,掩护你们的侧翼。她这样说过。

  希尔瓦娜斯……谢谢你。在劫难逃的联盟国王回答道。

  祝你好运,瓦里安。

  你也是。

  但运气没有站在他们一边,无论联盟还是部落。他们面对的只有无情的现实,正如典狱长所描述的那样。

  希尔瓦娜斯吹响了号角。她的瓦格里降落下来,帮助他们撤退。奇怪的是,她想到了安度因,他可能要变成孤儿了。之前,瓦里安曾经丢失过,但他又回来了。但希尔瓦娜斯有一种预感,这一次,安度因的国王头衔再也不会被取下了。

  大酋长被带回了家,显然已时日无多。他平常的蓝色皮肤现在呈现一种不自然的灰色。他的手臂和躯干上有黑色的蜘蛛般的痕迹。还有那道致命伤——就连绷带也无法完全挡住其中病态的绿色——说明了一切。

  “到最后,”希尔瓦娜斯轻轻地说,“没人能摆脱死亡。”

  那只是长矛的一刺而已。沃金怎能没有看到?他是个经历过很多次大战的老兵,一个暗影猎手——巨魔中掌握光影魔法的大师。这不可想象,也不可能。

  不公。

  沃金的语气愤怒而困惑,但她不能怪他。“我从没相信过你,”他用刺耳的声音说道,“我也没想到过,在最黑暗的时刻拯救我们的人竟然是你。”

  她感到自己像是绷紧的弓弦,像石头一样一动不动地等着听下一句话。

  万灵给这位垂死的暗影猎手降下了一个预兆,他们呢喃着一个名字。“许多人可能会不理解,”他的声音越来越轻。“但你……必须从阴影中走出,领导众人。”

  这句话。就是这句话。绝对没错。

  “你必须成为……大酋长。”沃金说完这句,就再也没说话了。

  现在,希尔瓦娜斯一动不动地站在格罗玛什要塞,忍受着白天越来越高的温度,忍受着傍晚的凉爽,直到夜幕降临,照顾这位死去的大酋长和权力交接的活动在她耳边嗡嗡作响。人群变成了涓涓细流,最后只留下她一人。她凝视着空荡荡的宝座,想着沃金在这里做了两件今天早晨之前不可想象的事:

  他死了。他将大酋长的位置留给了她。

  这是佐瓦尔的第二个预言。当然,第一个有关燃烧军团的预言可以被怀疑主义者看做是一种幸运的猜想。但这个……佐瓦尔曾告诉过他,如果他准备好了,就会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这句话。

  现在,一动不动地站几个小时比她还在呼吸时要更容易了。希尔瓦娜斯反复回味着她被霜之哀伤击倒之后学到的一切,在暗影界看到的一切,佐瓦尔告诉她的一切,还有她亲自在这个世界上见证的一切。

  是时候了,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将第一次真正做出自己的选择。

  她迈出了第一步,并未感到不适。事实上,她只感到了平静的确定感和谨慎的……希望。是希望吗?

  希尔瓦娜斯召唤了她的瓦格里。“告诉你们的主人,我已经证实了他的预言……我接受他的邀请。我们将一起拆除这个损坏的秩序,正如他希望的那样。这不只是为了我们……也是为了全世界,为了所有的世界。告诉他——我盼望着真正的正义。”

  席格妮笑了。“他会很高兴的,我的女士。伟大的事业就在前方。”

  希尔瓦娜斯对自己的决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确信。她转身离开了房间。

  沃金的遗体已经被清理干净,为祭拜做好了准备。她注视着他,想着他值得更好的。他们都值得。假以时日,因为有她,他们都会获得更好的。

  希尔瓦娜斯接过火炬,点燃了柴堆。火焰升上了天空,迸发出光和热。这是行动的召唤。她转过身,看着哀悼的人海。庞大的数目让他们超出了火焰的照射范围,汇成一个巨大而黑暗的形状。

  “沃金死了。”她用坚强的声音说道,“你们谁愿意帮我替他报仇?”

  呐喊声震耳欲聋。只有她自己才能理解她话中的双重含义。他们听到的只有表面——以更加暴烈的手段进攻军团。她知道,为沃金报仇是一项更加复杂、更加微妙,也更加令人心碎的任务,而她已经做好了准备。

  她将从阴影中走出,领导众人。

  https://bbs.nga.cn/read.php?&tid=33195905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