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魔兽世界  > 《暗影崛起》第二十六章中文翻译 凋零者面对过去

《暗影崛起》第二十六章中文翻译 凋零者面对过去

魔兽世界 NGA : 腹黑的小德 2021-05-11 17:16:53

  第二十六章

  纳兹米尔

  “玩得还算有乐趣吗?"

  赛拉·月卫从身上推开潮湿又虬蛐的树枝,闷哼了一声。乐趣?当她从死亡的边缘重新归来时,她已失去了对“乐趣”这个词的意义。在路旁的浅滩上,"寡妇之咬"的首领正用低沉的语调对她的追随者们说话。他们处于一种欢庆的情绪当中。神龛已然倒下。更多的人在战役结束后加入了寡妇之咬,他们的人数增加到40多个巨魔和20个黑暗游侠。阿帕里没为他们所有人准备武器,但黑暗游侠们提供了匕首和弓。他们的刀刃锋利,他们的精神毋庸置疑。剩下就是对冥宫的最后攻势了,然后他们就终于可以离开这该死的赞达拉,回到希尔瓦娜斯·风行者身旁,结束他们的任务。

  对胜利的渴求使她恣肆。她无视了纳萨诺斯。

  "和孩子们的那些戏剧性演出,"纳萨诺斯阐述道,故意走到她面前,堵住了她的去路。"我相信这能暂时满足你那嗜血的欲望?"

  在他身后,血红色的黎明破晓,使冥宫沐浴在一片深红色的辉光中。他们与佐巴尔废墟隔开的潮湿沼泽上,聚集着成群结队足以生吞一整个人的苍蝇。黑暗游侠和寡妇之咬的联合应急措施避开了径直的路线,谨慎地提醒任何剩余的拉斯特利执法者注意他们的行踪。

  "我从未把你当做一个胃虚弱的人,凋零者。"

  纳萨诺斯翻了个白眼,一只手放在塞在腰带里的匕首上,另一只手拨弄着从臀部箭筒里伸出来的箭的羽毛。"你冒着激发赞达拉人的风险去实现更伟大的目标。因为女王被孤立,这使我们的计划进展得很好。如赋予她几个营的兽人,我们的胜算就将截然不同。"

  "他们已经输了,"她直截了当地回答。"风暴将切断任何海上援军,而我们的陷阱也将减缓任何陆路抵达的士兵。为了强调她的观点,她耸了耸肩,摘下了她的头盔,潮湿的金属头盔内部正逐渐被腐蚀着。

  "哼哼..."纳萨诺斯往佐巴尔废墟那尘土飞扬的路上走了几步。他们已经在前方派出了侦察兵;现在他们正等待着回应。

  "这难道不正是我们的女王所要矫正的地狱吗?这难道不是她将我们所拯救出来的地狱吗?泰达希尔被烧毁,黑海岸被烧毁。我向你保证,被杀的远不止是两个尖叫的孩子。"

  "的确,赛拉,你已经明确了你的立场。啊,这位是维斯林。"

  他们的前锋队伍回来了,维斯林和莱利亚斯从暗影当中出现,他们的兜帽被高高拉起,盖在头上。维斯林的手腕被绷带紧紧缠住。她摘下兜帽,指明他们来时的路。雾气萦绕着地面,掩盖住了一部分通往冥宫道路上的泥潭和石块残片。只有一个保全的办法——确保佐巴尔废墟的安全,再使用可通行的桥穿过阴暗的沼泽,抵达神庙本体。在迷雾中,赛拉看到了一些看起来比较苍白的飘浮物、鬼魂或灵魂,是邦桑迪的追随者被吸引至他权力所在的回声。

  "有一支小规模的常备部队;一定是女王派他们来的。"维斯林报告说,她的眼睛在她脸上的红花刺青下闪闪发光。"但我们人数比他们多。"

  "他们毫无机会,先生,"莱利亚斯应和道。"营地里大部分是朝圣者。我们可以抓俘虏,从而放弃血腥的屠杀。"

  赛拉烦躁地摆弄着她的头盔,这似乎让她很不爽。

  "有其他打算吗,赛拉?"纳萨诺斯抽了抽嘴角,显然是在打趣她。

  "他们应该和我们一样遭受苦难,"赛拉回答。挂在他们头上圆圆的红月吸引了她的目光,她呼出一口气。"失去生命后的唯一趣味就是在艾露恩面前泼洒鲜血。女神并没有拯救我,那么我想知道,是否会有人来拯救这个洛阿?"

  "可惜只有少量的士兵和朝圣者可供调遣。"纳萨诺斯从右手上摘下手套,吹了一声短哨。空地上的庆祝声渐渐平息,慢慢地,寡妇之咬的叛军来到道路附近与他们融成一片。阿帕里几乎无法行走,但她昂首挺胸,一只令人厌恶的小虱子栖息在她的肩膀上。一股明显的腐臭气味随她而来,赛拉可以看到其他赞达拉人尽量不在她身边捏着鼻子,但明显地与之保持距离。

  "废墟已是我们的囊中之物,"纳萨诺斯宣布。"做好准备,一旦我们占领下废墟,并且能够在最后的进攻前完成扎营,我将容忍短暂的歇息。"

  巨魔们蜂拥向东,跟着维斯林和莱利亚斯一起冲锋。阿帕里站在他面前,在她那令人不安的面具后面,她的脸和头发都被汗水打湿。这让人看着很不适,然而巨魔却笑得很平静,看着她的部队在血色的月亮下向废墟涌去。

  "你看起来不舒服,"赛拉说。"莱利亚斯是一个熟练的治疗师;她可以减轻你腿部的疼痛。"

  阿帕里颤抖着,她的绿色皮肤斑驳而苍白。看起来好像连吸气都让她感到非常难受。但巨魔挥手让她离开。"不,这没有必要。"

  她的保镖,塔约退缩在一旁。

  "寡妇之咬忠于你,且只忠于你,"赛拉接着说,她显得有点烦躁。这巨魔傲慢得让她感到震惊。这种愚蠢的行为会使她早早地进入坟墓。"我们需要你活着,直到那洛阿不复存在。"

  在她的面具后面,阿帕里的眼睛明亮地跃动着。"我活到现在就为了目睹这一切,"阿帕里回应道。"邦桑迪的终焉与叛徒女王的失势。"

  惊愕的叫声从废墟中传出,叛军们从攻占下的小营地开始发起了伏击。黑暗游骑兵在周围游走,张弓,除掉任何试图逃跑的人。从废墟中涌出的平民比赛拉预期的要多。一个披着毛皮的年轻男性巨魔出现在墙缝隙间,把自己挤了出来,朝着他们冲锋。橙色的头发因从睡梦中醒来而显得凌乱,血液溅在他的脸上和獠牙上。

  赛拉再次戴上头盔,拔出她新月状的钢刃。巨魔接近了他们在路边的藏匿处,离得如此之近,以至于赛拉听到了他疯狂的呼吸声。他把自己从大屠杀中扔了出来。

  "这个给你了,赛拉。"纳萨诺斯说着,弯腰拾起他的行囊,准备前往废墟加入其余人的行列。"也许在你出手之前,可以允许他再好好地撒泡尿。"

  "为噬渊添多一个灵魂"。

  赛拉的弯刀无情地闪过,巨魔的头掉到了地上,他惊恐的神情凝固在脸上,当他身体正瘫倒在她面前的灌木丛中时,他的头颅就已滚落至水中。赛拉跨过他的躯干,跟上了纳萨诺斯那轻盈的步伐。现在是取得另一场小胜利的时候了。

  "对你的女主人来说,这算不上什么功绩。"赛拉喃喃自语,检查着佐巴尔的断柱和覆盖着藤蔓的残垣断壁。尖叫声不再从废墟中传出,一切都变得沉寂了下来,然后寡妇之咬的巨魔们开始生火歌唱,烟霾从断裂的柱子上高高升起。"不过这被诅咒的丛林中的一切都如此可悲,摧毁它感觉更像是一种恩泽。"

  纳萨诺斯摇晃着脑袋,在营地的入口处停了下来。尸体散落一地。他们这边没有损伤,尽管只有几个 "寡妇之咬 "的成员在燃烧着的建筑附近接受治疗。阿帕里和塔约往前方走去,加入了那些正载歌载舞的亲人们。

  "她对我们的每一场胜利都至关重要,"纳萨诺斯直截了当地告诉赛拉。他的眼睛里倒映着燃烧的篝火,闪烁而炽热。"我自豪地宣示着这一切,就像昭告冥宫的胜利继而摧毁邦桑迪一样。他将不再能够威胁到希尔瓦娜斯。或许现在有一点小小的阻碍,但很快就会无影无踪。她的前方即将是一片坦途。"

  睡眠对纳萨诺斯·凋零者来说没有意义。然而,"寡妇之咬 "巨魔们那脆弱的,依旧鲜活的肉体需要睡眠。即使是女巫阿帕里和她忠实的保镖也得找到一隅角落,倚靠在墙上。纳萨诺斯给阿帕里的那个锈迹斑斑的徽记在她脖子上闪闪发光,那东西用来帮助她施展对抗神殿的魔法。很多时候,他考虑过从她那里夺回它,无论是暗地里还是用武力。但每一次,他都听到他的女王的丝丝低语,敦促他让这种事情过去。

  饰品,琐碎的小玩意儿,她的声音提醒着他。反复无常的生命中,不重要的遗物罢了。

  他对希尔瓦娜斯的忠心并不取决于这样的东西,他们之间的羁绊不需要具象化的证明。毕竟纳萨诺斯认为这是一件实实在在的事情,就像他脚下的石头,拍打着他靴子的泥水和沼泽地里的蟋蟀鸣叫一样真实。他拍拍衣袋,又摸了摸里面的小瓶子。现在他已经把他的徽章送走了, 这是来自希尔瓦娜斯且唯一还留在他手中的礼物了。

  黑暗游侠们保持着警惕,他们被安插在废墟的角落里,潜没在阴影之中,深色的兜帽低垂在脸上。他们同样不需要休息,就像缄默的哨兵一样站在那里,像雕刻在佐巴尔石柱上的雕像一般纹丝不动。

  在北方,小岛正在等待着他们,冥宫升起,它那棱角分明的中央塔楼向着血色的月亮刺去,仿佛是它的手臂正被举起以示祈求。他徘徊在断桥的边缘,那座桥曾经连接着佐巴尔废墟和冥宫,以及开阔庭院。他们仍然可以畅通无阻地通过,水的深度不超过他的脚踝。 然而,有什么东西使他不敢再在破桥上走得更远。

  在战斗的前夕,他总是感到焦躁不安,但这次的情况不同。他感到记忆的猎犬在撕咬他的大脑,一些无形的,危险的东西在追寻他。好在他没有睡觉,因为他知道这只会招致折磨人的恶梦。

  那里的风仿佛在痛苦地嚎叫。他有一封信要写,是给希尔瓦娜斯的,让她知晓他们的进展和马上迎来的胜利,但在激荡的雾气中,有什么东西正呼唤着他。一座拱门在冥宫神庙的中心打着哈欠,蓝色的火焰在它的角落里像眼睛一样闪烁。而这双眼睛看见了他,也认识他,这双眼睛让他感到脊背发凉。

  "你好,纳萨诺斯。"

  一枚硬币溅入他脚边的水中。纳萨诺斯先是弯腰,然后蹲下,伸手把那枚金币从淤泥中捞出来。他用拇指拂过硬币的表面,一个熟悉的刻痕显现出来。

  "这不是真的,"纳萨诺斯说,既是对硬币,也是对那个声音。但当他站起来转身时,他与他的表弟斯蒂芬·玛瑞斯四目相对。"你早就死了。"

  这就像看着一面救赎的镜子。斯蒂芬一直是他们两人中较英俊的那个,一双闪烁的淡褐色眼睛和一头浓密的黑发,边缘则渐变成紫红色。他有一个爱笑的嘴唇,嘴边的胡子里藏着酒窝。他的皮肤仍维持着活人的红润粉色,进一步证明了这只是某种幻觉。

  斯蒂芬·玛瑞斯早就死了,他的下场是桌上剩下的一片油腻腻的污迹,他的身体是重新建造纳萨诺斯的原材料,甚至是以斯蒂芬的形象为模板。

  他是我唯一的隐憾。

  "你为什么让她这么做?"斯蒂芬轻声问道。"我是你的表弟,纳萨诺斯。我仰慕你,我甚至想和你一样,但不会是那样。不像是这样。"

  他手掌中的金币有了点真实的重量。他叹了口气,用拳头攥紧了它。当他的表弟斯蒂芬还是个小男孩时,希尔瓦娜斯就给了他这枚金币,作为资助他第一把剑的礼物。斯蒂芬一直想成为一名圣骑士,为白银之手服务,并且确实实现了他的梦想,这个梦想在他成为塑造和重筑纳萨诺斯的皮囊时很快就戛然而止了。他的身体被憎恶撕成碎片,接着他作为天灾的奴仆活了过来,一只无意识的食尸鬼,直到希尔瓦娜斯把他从这个命运中解救出来。整个过程让他在不死中获得新生,但身体却变得越来越虚弱不已。希尔瓦娜斯试图修复这个不稳定的形态……

  ……并利用斯蒂芬来做到这一点。

  "我别无选择,"纳萨诺斯回答说,无法对视着他表弟的双眼。"我的骨头从关节脱落,我的筋脉破损不堪,我需要新的肉体..."

  "所以你偷走我的血肉。"

  纳萨诺斯畏缩了。"希尔瓦娜斯做出的决定。如果没有至亲的牺牲,我将继续支离破碎下去。"

  斯蒂芬悲伤地摇了摇头,对纳萨诺斯的看法不是愤怒或厌恶,而是怜悯。"但你依旧为她效劳,在她对我做了那些事之后,在她对我们的家族做了那些事之后。我是唯一触动你的灵魂,而你给他人又制造了多少鬼魂?你让多少活下来的人,被你为你恶毒女王服务而杀害的亲人折磨着?"

  他对斯蒂芬的结局感到的任何愧疚都消失了。纳萨诺斯回过头,胆子忽然大起来。

  "你知道吗,"斯蒂芬嘲弄道,他的脸色产生了微妙地变化,不再那么友好或迷人。一种奇怪的,蓝色的微光充盈着他的皮肤。"你的女王在另一个世界交了一些肮脏的朋友。她被赋予的能力随时可以被剥夺,死亡之神绝不会让她获胜。她的力量对他们而言不值一提。当她被锁在不死之身中时,暗影界的力量也锁住了她。"

  "你对此一无所知,"纳萨诺斯吐了口口水。"你不像我一样了解她。"

  他挤压着双手,捻碎了用诡计和魔法放置在那的硬币。不出所料,是邦桑迪。斯蒂芬的脸溶现出一个狰狞笑着的头骨,白色的骨质面具正盘旋在他表弟本来所在的位置上。

  "你现在是在我的世界里,小男孩儿,"邦桑迪嘲笑道。"我的游戏,所以我们按照我制定的规则来玩。祝你走运点儿哟。"

  "你没得玩,"纳萨诺斯冷冷地回答。

  "我们马上就知道了。"

  紧接着,这位洛阿,或他送来的幻象,消失在一阵扭曲的嘲弄笑声中。纳萨诺斯冷笑着,回到废墟中,他仍攥紧着拳头。这还有工作要做,有信要写。他召来暗藏在废墟入口处的一名黑暗游侠,她红色的眼睛是阴影中唯一可见的部分。

  "收拾好你自己,我需要你去传递一个信息。一小时内出发前往女妖之啸号,"纳萨诺斯吩咐她。再来个预防措施吧,他想。无论如何,我们可是在邦桑迪的地盘上。"让我们的坐骑随时做好准备。我拒绝在这片沼泽地里迎来我的终局。"

  https://bbs.nga.cn/read.php?&tid=26686669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